999ask帐号登录
还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丁宇:“立体微创”开启疼痛微创治疗新篇章

丁宇:“立体微创”开启疼痛微创治疗新篇章

飞华健康网|2015-01-12 13:41

  特色“立体微创”开启疼痛微创治疗新篇章

  专访海军总医院疼痛微创中心副主任丁宇副教授

  社会的飞速发展,带来了学科间的交叉融合,给国际医学领域的发展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冲击。3D立体医疗和射频、脉冲等物理概念的引入,将以往开放性手术治疗方法向微创手术治疗的过渡变为现实。从十、二十毫米的创口到二、三毫米的创口是国际医学领域内历史性的飞跃,也是人类医学所取得的大跨步的成就。在这个发展的过程中,涌现了一批批优秀的医学者,是他们的努力使得我国的微创医疗技术水平位居世界前茅。

  现在海军总医院疼痛微创中心提出治疗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症等的“立体微创”治疗方法,已达到国内领先水平。率先引进椎间孔镜微创手术系统及超微创针刀内窥镜系统,治疗效果安全、绿色、可靠。为此,今天我们邀请到了海军总医院疼痛微创中心副主任——丁宇副教授,接受我们本期的专家访谈,为我们介绍疼痛微创治疗技术,特别是“立体微创”治疗技术。

  提问:丁主任,您擅长脊柱外科、骨关节病和脊柱相关疾病中西医结合特色治疗,请为我们介绍一下,目前有关这些疾病的发病情况?

  丁宇副教授:脊柱相关性疾病是近年来提出的一个新概念,它是中西医结合的产物。所谓脊柱相关性疾病是脊柱软组织结构失衡造成的,也就是说,它不仅仅是脊柱本身的疾病,还包括脊柱神经分支,所支配的内脏及骨关节等区域所产生的不适疼痛。具体来说,除去常见的颈间腰腿痛,如落枕、颈椎病肩周炎、膝关节病及呼吸循环、消化神经、内分泌等等,这些疾病都与脊柱相关。应该说,现在此类疾病是常见病、多发病,脊柱关节病比较高发的是颈椎病、腰间盘突出、腰椎管狭窄症等,骨关节病方面常见病是膝关节炎、髋关节炎、肘关节炎、跟骨骨刺网球肘肩周炎等。比如说,这个人有头痛头晕恶心呕吐,视物模糊、心悸心慌、包括月经不调、痛经、四肢发凉等等,都可以归到这个脊柱相关性疾病的范畴,所以说,我们疼痛的治疗范围可能将更为广阔。

  随着人口的老龄化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医疗技术的不断进步,这类疾病的治疗方法也增加了。特别是在近几年认识到这个疾病的相关性之后,对于脊柱关节病及其相关性的疾病诊断更加明确,治疗方法和疗效评估也开始增多。随着科学的进步、理念的提升,给这个疾病一个新的诊断,从而更加有利于治疗。

  提问:据报道,“立体微创”手术为主综合治疗腰椎间盘退变性疾病,目前已经达到了国内领先水平,有请丁主任简单介绍一下这项“立体微创”医学新技术,它相比传统微创技术有哪些不同?哪些疾病可以用于立体微创治疗?

  丁宇副教授:立体微创治疗是我们科最早提出来的一个新理念,它的主要内容是将已经成熟的外科技术与脊柱微创技术结合起来,比如说,射频热凝、臭氧消融、等离子消融技术或者封闭治疗,予以联合应用,这也叫结合。那么我们有什么不同呢?我们是针对脊柱不同的部位,根据不同的病理改变选择不同的治疗方法,采用的是中西医结合的理念,这一点很重要。具体来说,就是针刀治疗,这是我们科的一个特色,在国内也是非常领先的。将针刀医学放到立体微创里面去,比如前柱椎间盘疾病手术,在椎间盘孔区可以用针刀、射频、脉冲再加上臭氧做消融,后方可做黄韧带切除、松解,椎管外的一些病变也可以用针刀予以减压松解,这样起到了1+1+1大于3,大于4,甚至大于5的效果。而它的创伤又非常小,是用最小的创伤获得最大的功能恢复。目前为止,立体微创还是针对于脊柱本身的一些退变型疾病,如颈椎病、椎间盘突出、腰椎管狭窄。针刀治疗内科疾病要通过中西医结合的手段针对穴位予以刺激,这是另外一种方式。

  现在街头有一些广告,说老中医专治腰椎间盘突出症,真的是非常常见。第一点,说明腰椎间盘突出很常见;第二点,说明这个疾病不好治;第三点,治疗的方法比较多,临床疗效比较差,治疗没有标准化,但并不是人人都可以治。实际上,我们说腰椎间盘突出不同于腰椎间盘突出症,这是两个概念,可能我们很多人都有腰椎间盘突出,但是不一定引起了症状。椎间盘有膨出、有脱出、有游离,你不知道现在处于哪个状态,实际上腰椎间盘突出患者有80%~85%的人一生中不会有任何症状,不需要任何治疗。只要确定神经没有受压迫,脊柱完整性没有破坏,稳定性没有变化,那就不需要治疗。但如果出现腰腿疼痛了,那么你就需要来治疗了,但是要去正规的医院,不要图便宜,找正规的医生、正规的科室治疗。

  针对腰椎间盘突出症的治疗,我们科室有一个标准就是要阶梯治疗,从简单到高级,从无创到微创,从有创到更高级的内固定等等。对于腰椎间盘突出不严重的患者,以及颈肩腰腿痛时轻时重的患者,我们可以保守治疗,比如做理疗、做针灸、做按摩。实在不行,我们还可以做针刀治疗,这是一个阶梯治疗,但是一定要规范化。因此并不是说所有的椎间盘突出症都是很难治愈治的,也不是所有的椎间盘突出症随便找个医生就能治好的,需要找专业的医生进行治疗才是最好的。

  提问:据了解,海军总医院率先引进椎间孔镜微创手术系统及超微创针刀内窥镜系统,形成了针对脊柱椎间盘疾病的系统微创治疗特色。那么,就请丁主任谈一谈海军总医院目前微创治疗的发展情况,以及它的治疗效果。复发率是怎样的?手术有哪些注意事项?手术时长一般需要多长时间?

  丁宇副教授:椎间孔镜的微创治疗,有人叫它微创治疗,有人叫超微创治疗,它颠覆了以往的治疗理念。我们医院用很小的手术切口,不到一公分,7毫米的手术切口就能够解决突出的间盘,而不需要像以往手术那样把脊柱切开,这样脊柱的稳定性不会有影响,年轻患者将来疗效会更加趋于完善。我原来专业为脊柱外科,目前专门做疼痛微创、脊柱微创,这个理念是飞跃的。自然形成的或者说天生形成的这种病理改变,你都不可轻易的打破。如果把自然形成的平衡打破,即便是病态的平衡,一旦轻易地打破之后,病人的结果往往并不是你想要的,反而是一个很差的效果。那么,我们要在这个基础上,尽可能少的进行靶点干预,而不是造成更多的组织结构破坏,这是我们一个非常新的理念。

  椎间孔镜的治疗它的复发率是这样,以椎间盘突出病为例,如果是开放手术,它的复发率是2%~5%,就是说有一定程度的复发率,一般来说是3~4年以后。不过也有做完之后马上就突出的,因为把椎间盘摘掉之后,原本没有突出的椎间盘在椎间隙里面发生突出,就是复发。而椎间孔镜这个手术有一个好处,不仅是微创,还是能够在间盘摘掉以后,针对破口用等离子刀头做一个纤维环的成形,这样就可以使髓核和纤维环固化一下,可以防止它再突出。当然这种复发率还是有的,但是很小,真的是绿色、安全、可靠的一个治疗效果。

  一般来说,针刀手术做完后24小时不能洗澡,椎间孔镜的话要求是三至五天不要洗澡。此外十年到十五年前的治疗是要卧床一个月的,但是我们椎间孔镜是需要卧床24小时。这对于人体功能恢复防止并发症来说,尤其是对于老年人,是非常有利的。我见过的很多老年患者,80岁、85岁甚至是87岁,我们叫耄耋之年,这类老年人的腰腿疼痛,在大外科、在骨科已经属于手术禁忌了。医生不但不愿意做,也不敢做,患者也不愿意做,家属也不敢让做。但是在我们这里,是可以用微创来实现手术的。我们医院治疗的患者最大的87岁,行走功能都很差,下地都不行。那么,我做完治疗之后就可以在走廊里走动,对于老年人的功能恢复,他的寿命的延长是非常有意义的。

  一台手术的时间需要看不同类型的微创了,腰椎间盘突出如果做椎间孔镜,快的话差不多40分钟,慢的话,比如遇到比较复杂的、多截段的患者,可能需要2~3个小时。关键是,这个手术是局部麻醉,患者恢复也比较快,对患者机体功能的储存没有太多的打击。

  提问:您曾参加2008年汶川抗震救灾创伤紧急救治和2011年海军“和谐使命”任务赴拉美四国医疗服务。请您简单介绍一下,在执行任务过程中,有哪些感触?

  丁宇副教授:抗震救灾时我们是医疗三队,做了大量的大型手术,这与第一线抢救生命的手术还不太一样,我们更针对功能的恢复。我们做了很多关节切开的复位手术,以及脊柱的固定融合和复位手术,这对我的手术技巧是一个非常大的提高。当时的情况下,没有任何上级医生,也没有任何人帮你,只想着要把这个人救活,保住他的肢体功能,遗憾的是当时没办法采用微创技术。如果说现在让我再去治疗的话,我可能会携带大量的微创设备,可以救治更多的患者。当时的感触肯定是自己这么多年医生没有白干,我们确实是把很多患者救过来了,不但是生命而且是功能,试想如果一个人是残疾,生活质量也不会太高。引以为傲的是我们做了很多大型手术,把患者的功能恢复了,降低了残疾率。这是我引以为自豪的事情,在某种意义上我认为这也是非常伟大的事情。挽救生命有他的特点,这个更能体现出一个骨科医生的价值。现在我们正在呼吁能够在我们的医院船上配备微创设备,希望我们的微创技术能够覆盖到执行“和谐使命”的医院船,到时能用更多的微创技术来为更多的患者服务。

  提问:请您介绍一下目前疼痛微创治疗国内外的发展情况,以及肩膀轻微疼痛患者找您来看病,您要经过一个怎样的流程?

  丁宇副教授:疼痛微创治疗,目前体现出来的最重要的特色就是脊柱微创治疗,以及一些骨关节病的微创。脊柱疾病微创治疗方法目前有射频热凝、臭氧及等离子消融技术,当然还有椎间孔镜。现在我们国家的疼痛理念和微创技术是很显著地在逐渐提升,某些方面在国际上都是领先水平。中西医结合这样的技术我们还有针刀、针刀镜、椎间孔镜等,已经属于微创、超微创的技术。手术伤口7mm,有的针刀、针刀镜可能只有2~3mm,这种伤口就不需要缝合了,仅比针灸创口粗一点,是一个非常细的小眼。另外,微创治疗主要体现在用当代最先进的技术,电子电热还有光学的技术结合起来,能够把目前的直视变成电子医学的可视化,换句话就是电子镜代替肉眼观察。应用穿刺针代替手术刀,通过穿刺技术直达病灶,而不需要伤及过多的组织。

  如果是肩关节疼痛,那么首先想到的有几种病,有没有肩周炎的可能,滑囊炎、肩袖损伤、肩峰撞击症等,这个要了解。然后就是肩关节邻近部位,如上臂有没有放射性疼痛,是否有麻木的感觉,如果有,这就需要做颈椎检查。不能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没有整体的观念是不行的。看颈椎有没有问题,就要做颈椎X光片,核磁等等检查,还要看一看有没有网球肘的可能,有没有鼠标腕,都会引起肩膀疼痛。如果还是顽固性的肩关节疼痛,这时就需要想到一些内科疾病,例如心脏病,心绞痛等等,这种具有隐秘性,可能也会有肩背部的不适。因此作为一个疼痛科的医生,知识面要非常广,要有整体观念,这也是疼痛专科医生跟其他医生的不同之处。不要针对一个地方,需要多方面考虑。

  提问:目前3D技术在医学领域得到了广泛的应用,而首批应用3D技术的微创介入手术治疗已经在临床开展,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请问丁主任,您认为医学3D技术的发展为微创医学领域带来了怎样的发展契机?

  丁宇副教授:我有做脊柱外科的经验,因此微创手术到到病变靶点是比较容易的,可是对于年轻医生来说怎样才能够提高微创手术技术呢?那么就是3D技术。在3D的基础上进行操作,就像做手术一样,在一个模型上进行操作。在制定手术方案的时候,通过3D技术可以更加明确病变部位,有利于确定从皮肤到病变部位路径的过程中,有哪些重要的血管和组织结构不能被伤及,你会看的一清二楚,从而更好的制定手术方案。用最小的创伤获得最大的康复,更加立体,更加直观。

  提问:您主持参与与此相关的医疗科研课题多项,请您畅谈一下,在疼痛微创治疗方面,您还有什么样的期待?

  丁宇副教授:疼痛学科,尤其是微创疼痛,本身是一个新学科,新学科在发展的过程中会与许多传统的学科有交叉。那么问题就来了,疼痛学的成长过程和其他学科形成了竞争和互补的关系,就是说不可避免会有竞争,比如脊柱微创外科与传统的脊柱外科就是有一定的竞争。大量的患者来了之后,选择微创治疗的患者多了,那么传统脊柱外科治疗就会受到冲击。我希望将来疼痛学科的发展是一个互补的关系,就是说,大量患者通过微创治疗的患者被吸引过来以后,作为一个比较有经验的医生来说,应该能够很好地判断适应症,分清哪些是微创的适应症,哪些是需要开放手术的。这样的话,不会耽误患者的病情和财力、精力、物力,可以在第一时间诊断,明确手术方案,将患者转到相关的科室进行治疗,这是互补关系。疼痛学本身是有很多交叉的学科的,相互间应该是一种包容的关系,开放包容的发展。微创技术的提高,需要不断地接受外来的最新医学技术,包括其他领域的科学技术进行结合。疼痛微创外科医生在治疗方面无论是理念和技术上应该更加专业化,这样对于患者的恢复是有帮助的,也更有利于学科的快速发展。另外,我希望能够充分发挥我们国家自己的特色,发展针刀、针刀镜等医疗技术,与国外的专业技术相结合,走向国际,这是我非常大的期待。

  【专家简介】

  丁宇,曾任海军总医院骨科副主任医师、副教授,骨科医学博士。现任海军总医院疼痛微创中心主诊医师、康复医学科副主任,硕士研究生导师,第二军医大学A级教员。任世界中联疼痛康复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兼秘书长、中华医学会疼痛学分会内镜学组委员、中华中医药学会针刀专业委员会委员、全军中医药学会针刀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北京康复医学会脊柱脊髓损伤专业委员会委员等职。任《中华临床医师杂志》编委、《中国骨与关节杂志》通讯编委、《中国骨科临床与基础研究杂志》审稿专家。先后就读于第二、四军医大学,曾在香港大学骨科学系进修学习,主修脊柱外科。曾参加2008年汶川抗震救灾创伤紧急救治、2011年海军“和谐使命”任务赴拉美四国医疗服务。主要研究方向包括脊柱生物力学及微创手术治疗、椎间盘移植、骨创伤等,主持或参与医疗科研课题多项,获科研成果奖10项,发表论著30余篇、多篇SCI论文在国外发表。擅长于颈肩腰腿疼痛等脊柱相关疾病的预防、诊断及中西医结合特色微创治疗,治病于早期、防病于未然。致力于开展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症及腰椎管狭窄症等脊柱退行性疾病的阶梯微创治疗,熟练掌握针刀介入、椎间盘消融减压、微创椎间孔镜视下手术及超微创针刀内窥镜视下手术等脊柱微创治疗核心技术,以最小代价换取满意的生理功能恢复。

分享到:
网友跟贴
条评论
未登录
  • 全部评论
生活经验
  相信很多人都知道大便出血这种症状,也有不少人清楚这种疾病应...[详细]
  新陈代谢对于减肥非常的重要,新陈代谢快的人在减肥中可以占比...[详细]
  湿疹是常见的皮肤性疾病,其发生与遗传、环境、感染、饮食、药...[详细]
  女性的生理本来就很特殊,特别是经期这种特殊时期,是很多人都...[详细]
阅读排行榜
专家在线问答
林江涛主任医师
呼吸内科
中日友好医院
陈欣副主任医师
呼吸内科
中日友好医院
詹庆元主任医师
呼吸内科
中日友好医院